Jeremiah

© Jeremiah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青岛 栈桥

我们家的喵。

A tiny path in old Bruce.

in reid.

reborn as a brand new digital album by using iPhone4s or iPhone5.

好多故事讲述了大学,讲述了爱情,讲述了街角,我也是讲述其中的一员,都说要简单,我从每个阐述自己要简单的人眼神里和行为上,看不到一丝不苟,大部分人还是向往富庶的生活,和一如踏破浪的冲劲,在你我他的人际上煞费苦心,我坐在自己工作的店里,嘈杂,多半是中国人,我希望中国人越来越多充盈每一个有人类的角落,但是我不希望年轻的中国人到处招摇,和年迈的中国人到处虚张声势。不喜欢的越来越多,我也越来越絮叨,慢慢地,我找到了安静的方式。

对我来说, 活着就好像是一种赎罪,

半小时。手机。PS Touch。

人生再糟糕点, 加油,

看似最偶然的事件中浸透了宿命的味道。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,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,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,让真正属于你的,最终属于你。有时候,你以为的归宿,其实只是过渡;你以为的过渡,其实就是归宿。
——张宗子《书时光》

怎样去想怎样去处事怎样去忍受煎熬, 我不知道自己撑过这当下会是怎样结局, 即使只是朋友也哪怕一句问候呢, 至少, 再至少…

没有一件事是顺理成章下去, 一件比一件艰难, 一件比一件失败得厉害。经济压力兼职不能忍受, 工时少的可怜, 第二份工作找了好多, 都没有成功。租房也很挫败, 我不知道现在房东在想什么, 我只是想去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段和室友, 安安静静, 安稳下来, 很想画素描。感情的事我...

当我敲开那扇门, 第一次进来看到了一片明媚, 安详和静谧是潜意识里刹那间脱口的字眼, 只是太透明了。

上小学之前, 和父母我们三口住在那个狭小的一室一厅里, 是他们上一辈留下来的, 我什么都不懂, 在上一辈的葬礼上, 我和姐姐磕头的时候没有一点悲伤的情愫甚至笑了出来, 我也没有明白到底是在做什么, 年龄小得可怜, 未知的时候不知道是好是坏。

对于父母他们并没有硬性教会我什么, 父亲对音乐和艺术的挚爱和母亲对医学的了解, 小时候被溺爱得不成样子, 乃至现在仍旧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, 不过也没有混蛋该有的牛逼样。

很多不同的角度看来, 其实很多人的观点和阐述都无非并无道理。

初三的时候一件事让我发自内心甚...

27-6-2013

和旧识四个小时的闲适闲谈, 突然心中平静了很多, 患得患失的性格要不得, 希望可以和新欢重归于好。也同时希冀不再和以前大学的人有交集, 毕业了就散了吧, 别再影响我了, 我只想平静稳定, 一切好好的,

我承认我是一直喜欢你的, 但是不曾有爱。

喜欢的人儿。

车棚门口悬挂的兔纸。

小区后门。街拍。

无题。

捻手捻脚方才洋溢三分,后得生前旁人一句茫然,小生不该、不该。

去年给朋友的朋友做的名片,效果还行。

擅自PS了他人的照片,不喜可删。

纵以为爱文字数年,然而自己所能饱含的底蕴少之又少,这些时日又想拿起书来翻看一番,却又时间少的可怜。天冷得,每每醒来的时候已然午时十二时,睡得也晚,惆然怅觉。雅思备考得也不怎样,自己喜欢的人儿却无法倾属于这片小心思。只能是朋友吧,对方也不怎么能理解。些许无奈,毕竟,这些地方能够文学化的人实在少得可怜。

我的LOFTER登录首页:
www.lofter.com/login/rsbb0818/517254
点击预览
我的LOFTER登录首页:
www.lofter.com/login/rsbb0818/517250
点击预览